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党建纪检

市场建设

商贸秩序

公共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 >对外开放 >口岸跨境 口岸跨境

2018年自由贸易港建设或有实质性推进

来源: 日期:2018-03-14 点击数:

核心提示

十九大报告第一次出现自由贸易港的内容,明确提出:“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



自由贸易港


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其署名文章《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指出:自由港是设在一国(地区)境内关外、货物资金人员进出自由、绝大多数商品免征关税的特定区域,是目前全球开放水平最高的特殊经济功能区”。这一“开放水平最高”的定位,将是自由贸易区高于现有保税区、特殊监管区、开发区甚至自由贸易区的重要特点。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表明2018年自贸港建设会有具体推进,推动自贸港政策落地或完成重要内容都有可能。

在当前全民热议、地方踊跃的情势下,国家战略的下一步应重点考虑:如何建设符合中国国情、又具有对接国际最高水平意义的自由贸易港?自由贸易港如何布局建设?


自由贸易港定位要明确


自由贸易港对进出港区的全部或大部分货物免征关税,并且准许在自由港内,开展货物自由储存、展览、拆散、改装、重新包装、整理、加工和制造等业务活动。

目前排名世界集装箱港口中转量第一、第二位的新加坡港、中国香港,均实施自由港政策,吸引大量集装箱前去中转,奠定其世界集装箱中心枢纽的地位。

自由贸易港的功能随着全球贸易与投资的发展,已经有了更新的定位。历史上一些曾经发挥过重要枢纽作用的自由港,如汉堡等,因为贸易形式和贸易流的变化,已经逐渐淡出直至取消。近二十年成长起来的自由港很大程度上是对区域贸易集散的需要的响应。

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三大贸易区域是:美洲贸易区域、亚洲贸易区域以及欧洲贸易区域。其中,中国所处的亚洲贸易区域成长迅速,具有明显的分享式生产特点,并且从东亚逐渐向更大的亚洲区域覆盖。作为该区域最重要的贸易枢纽,中国大陆没有建立相应的自由贸易港,是与其贸易地位不相称的。从贸易转移和变迁的趋势来看,中国建立相应的自由贸易港,能帮助中国巩固其贸易枢纽地位,并发展和布局以中国为主导的新的价值链。

目前国际上典型的自由贸易港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香港和新加坡模式的自由贸易港,关境内没有广阔的腹地,但在关境周边,有着很强的制造业腹地和市场,该类港口以转口贸易为主营;第二类是以欧洲、美国和韩国等靠近生产制造地的一些自由贸易港,如荷兰鹿特丹港和比利时安特卫普港,腹地有生产和加工中心,能独立完成简单加工部分,再通过自由港转运向欧洲、美国或世界的其他地方。

与香港和新加坡相比,中国大陆的自由贸易港应当定位于第二类港口,腹地即为生产制造地,已经全面嵌入亚太供应链。事实上,以上海为例,已经具备第二类自由港的贸易流和贸易形式的条件,现在的劣势则在于监管制度仍然不能承担自由贸易港的全部功能。但因为是第二类自由贸易港,也不能完全照搬香港或新加坡模式,而应当着重发展价值链功能,充分利用上海已有优势,同时必须针对性地克服制度劣势。


建设自由贸易港应有阶段性


由于现有监管体制还远远落后于一些先进国家和地区,在区域层面实施的突破也不可能立即突破条块分割,自由贸易港的建设还是应当遵循经济发展规律和基础条件限制,逐步推进,不能一蹴而就。事实上,已有的改革经验也显示,以国内市场巨大的体量和差异较大的地区条件,并不适合休克型的一站式改革。也不可仅仅绘就宏大蓝图,却没有具体措施落地。所以,应当尽早规划自由贸易港的实现路径和阶段性目标。


自由贸易港将从东部延伸到中西部


自由贸易港是开放程度更高的地区,不一定单指海港,内陆港、空港也都可以,人大代表黄茂兴认为,布局建设自由贸易港正从东部地区延伸到中西部地区。

他建议,建设自由贸易港应进一步优化港口联盟生态圈,将更多处于供应链下游的节点企业如货代企业、商务服务企业等纳入到生态圈,提高港口企业的参与度;推进“水、陆、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的无缝衔接,创新多式联运方式,构建现代化集疏运体系,加强陆地港、海港和空港之间的一体化联系。


河南积极申建自由贸易港,着力打造内陆开放高地


2018年,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积极申建自由贸易港。据了解,河南省申建自由贸易港,主要依靠自贸区、综试区、航空港实验区、郑州经开综保区(河南保税物流中心)、郑州国际陆港及各类口岸特色优势。


来源:综合中国新闻网、中国经济网、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等